媒体聚焦下的“北戴河疗养”很不真实曹 林  在舆论关注下,“开胸验肺”事件的主角张海超终于获得赔偿并得到了救治,但他曾经的工友们就没有那么幸运了,正重复着当年张海超悲壮的苦旅。侯新现、李振国等6名张海超曾经的工友被河南省职业病防治所鉴定为尘肺,而厂方却拒绝赔偿,社保局也拒付保险金。社保局把他们推到劳动局做工伤认定,而劳动局一直未给结果。企业老板强硬地称:你就是死了,我也不给你钱。(12月4日《第一财经日报》)  你就是死了,我也不给你钱——这嚣张的回应,明明是逼着张海超的工友们也要以自残的开胸验肺去寻求自我拯救。作为张海超的工友,与新闻主角靠得很近,都没有沾到张海超的光而获得公正的补偿和应得的救治,可想而知那舆论视野之外的大多数会是怎样的命运。  联想到张海超受
“钓鱼捞尸”是钓鱼执法留下的心理阴影曹 林  “天价捞尸”事件虽已有官方定论,但舆论仍有不少质疑,比如就有网友提出:“那两个落水少年是和渔船老板串通好了,是民间倒钩钓鱼捞尸陷阱。他们故意落水,引别人来救,然后在水下拖住别人,等别人淹死后让渔船老板赚钱。”对此,荆州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张卫平表示,目前两个调查组的调查都没有发现有这样的情况。(11月8日《中国青年报》)  无良渔船老板钓鱼捞尸,这种惨无人道的、突破人的容忍底线、极端反道德的场景,不要说是现实,即使想像一下,都让人觉得齿寒手冷、心惊胆颤,有一种被撕裂的、近乎崩溃的痛感。我想,网友所以有这样极端“残忍”的质疑,并非在调查过程中发现了这样的证据,有证据证明无良船主这么做,而是出于一种道德义愤:那张“牵尸谈价”
“张礼礤”上指鹿为马 网络会不会认错曹 林  媒体的进一步调查和杭州检方举出的证据,基本排除了胡斌是替身的可能性:其一,胡斌庭审现场的照片,手臂上有个明显的疤,与肇事时的胡斌照片完全吻合;胡斌回答的所有问题与检方所掌握的事实证据都互相印证;胡斌宣判实况在电视等媒体播放后,胡斌的老师、同学从未提出异议;事发后的监控录像也证明出庭受审的胡斌就是“5·7”交通肇事案肇事者胡斌。(综合近日媒体报道)  那网络言之凿凿、有照为证的胡斌替身“张礼礤”是怎么回事呢?一方面是杭州交通局经仔细调查核实,没有在杭州出租车司机中找到叫张礼礤的人。倒是有人站出来说自己的照片被网络盗用为“张礼礤”,北京一名28岁的刘姓男子与多家媒体联络,证实被网友散布到网络中的照片是自己的,并非是“杭州出
不搭院士身份抄袭已很难成为新闻曹 林  西南交大副校长剽窃案尚未淡出人们的视野,又曝出一起身份更特别、级别更高、更明目张胆的学术腐败:身为2009年中科院院士侯选人的武汉理工大学校长周祖德涉嫌论文抄袭——不是一般的抄袭,而是直接将外国同行的一篇论文拿来删减缩编后署上自己的名字,然后投给某学术会议并已编入论文集,后被发现后删除了剽窃记录。初步调查系其所带博士所为,这位博士辩称“未正式出版不算抄袭”。(8月4日《中国青年报》)  与前段时间“西南交大副校长剽窃”的新闻关注点类似,这起剽窃案中最引人注目的倒不在抄袭行为的“明目张胆”和“肆无忌惮”,而在于涉事者“中科院院士侯选人”和“武汉理工大学校长”的特别身份。也许正是这样惹眼炫目的身份,才使他们的抄袭行为被网友所盯上和
无刺激不新闻,不新闻难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百万悬赏清官:无刺激不新闻,不新闻难曹 林  这样引人注目、充满故事性的“方式”很难不成为新闻。日前,山东昌乐6名村民在天涯发帖《悬赏五百万 征清官 除村霸》,称清账和查证中发现本村村官们侵占集体资金和财产5000多万元,但多年上告均未有具体处理结果,希望“征清官 除村霸”,谁能帮他们讨回5000万集体资产,愿意提供500万悬赏。他们强调自己是实名举报,愿承担法律责任。(8月5日《广州日报》)  又是500万,又是征清官,这样的包装和炒作策略引起了意料之中的关注,将他们的“冤屈”成功地提上了舆论关注的议程。网友狂顶此帖,媒体积极跟进挖掘真相,评论顺着他们预设的逻辑痛批腐败。虽然真相远非大白,虽然被举报的该村村委强调“这是他们对社会不满”,但有了“500万征清官”这个创意,他们已经成功地吸
保时捷撞人:不要渲染断裂,不要营造对抗曹 林  不知道是醉酒驾车撞死人的事件真的越来越多,还是“后胡斌飙车案”下媒体对此类案件报道增多,而让人产生越来越多的感觉?无论原因是什么,天啦,杭州又发生了一起酒后驾车撞死人悲剧!8月4日晚,魏某驾驶的保时捷越野车在市区行驶时,撞上横穿道路的少女马芳芳,马经医院抢救无效身亡。魏某系某企业经理,马芳芳是某饭店服务员,警方已确认魏某系酒后驾车。(综合近日媒体报道)  因为魏某开的是一辆昂贵的保时捷越野车,死者是一外打工妹,跟同城的胡斌案一样,驾车者的身份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。媒体报道强调,今年29岁的魏某是杭州某公司的市场部经理,车主系其父,也是该公司的法人代表兼董事长——新闻这样交待身份并没有问题,但我不喜欢某些媒体刻意渲
青记协长白山之行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  首都青年编辑记者协会的评论年会,今年在长白山举行,研讨议题是“网络时代:民意与新闻评论”。都是老朋友,有雪梅、鸿文、大焕、爱军、多拉、耕身、老高、唐维红、刘文宁、徐冰、何雪峰、郭光东、史哲、徐以升等,华商的谢正罡是第一次见面。  这已经是第三届了,第一届在海南三亚,议题是《舆论监督与舆论引导》。第二届去年在江西庐山,议题是《震灾与媒体责任》。首都青年记协是一个对媒体人很有感召力的组织,非常注重与评论界的联系。  先到延吉开会,再到长白山登天文峰看天池,接着到黑龙江境内的镜泊湖,然后到中朝边境的图们口岸眺望了一下那个神秘的国度,最后回到延吉。登长白山时天气不太好,云山雾罩,气象万千,只在雾散开的一刹那间看到了神秘的天池。虽然遗憾,不过还是比江 泽 民幸运多
呼之欲出的丑闻真相不能这样烂尾 曹 林 有时不得不感慨某些权力部门的厚颜无耻和藐视民意!重庆的加分丑闻,舆论那么穷追不舍,以新华社领衔的媒体那么强烈要求其公布违规名单,名单中隐藏的腐败是众所周知,可重庆有关部门仍冒天下之大韪,在象征性地处理了几个干部后,无奈地取消了违规者的录取资格后,仍拒绝公布违规名单。理由是极其牵强、极其站不住脚的“保护未成年人”。这个可笑的理由遭到了舆论的狂轰滥炸。不过舆论炮轰归舆论炮轰,重庆有关部门毫不理会,在他们看来,“为保护未成年人而不公布违规名单”就是一个终审判决,一个终结理由,无论你舆论怎么质疑,我就不回应了:我就不回应,我就不公布,你能拿我怎么办?重庆市招办那个曾经傲慢地说“别理他们”的女干部,一定仍然地轻蔑地说:别理他们!重
可以砸车引注意 但必须承担责任 曹 林 近日,兰州老人阎政平怒砸数十辆闯红灯的违章车的事件,因为触及到交通安全中一直存在的人车矛盾,加上前段时间连续几起让人触目惊心的飙车血案,激起了舆论激烈的争议,有人赞其是“老英雄”,有人批其“瞎胡闹”。针对有人对其违法的指责,阎政平老人接受媒体采访时称:我承认我违法,不过我不激烈一点,哪能造成这么大的影响?我主要目的是造成影响,让全社会重视这个人命关天的斑马线。(综合近日媒体报道)虽然我是一个坚定的法治信仰者,不赞成公民以暴制暴,不赞成以反法律的方式去维护正义,但在情感上也理解这样的行为:有些社会积弊,有些被舆论漠视的老大难问题,已经被神经麻木了的人们视为常态,一般性的呼吁、呐喊和提醒已很难触动人们的注意进而被提上解决的议
道德突围需要王石式的“不行贿”曹 林  近日,某媒体主办了一场题为“致敬——中国梦•践行者”的电视文化晚会,该媒体选了8个人作为“时代标杆”,企业界选的是王石。他们给了王石三个词——企业教父、探险家、不行贿者,让他选一个作为标杆的特征。王石选了“不行贿者”。7月10日,王石在东方卫视进一步阐述了自己的“不行贿”:至今还没有揭发一个案例说万科在行贿。  以“不行贿者”作为自己的标杆特征,王石的选择让许多人视之为一种黑色幽默:行贿是违法的事情,不行贿仅仅是不做违法的事情,最低的法律标准竟成为最高的道德准则——熟悉中国现实的人都知道,这一点儿也不幽默。不行贿,听起来是一种法律底线,可在中国当下的制度语境中,坚守这个看起来很简单底线,却需要一种强大的勇气、惊人的毅力和

北京曹林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最近来访( 0 )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