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网 >

批判的价值次序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从造谣到黑客:批判的价值次序
曹 林
  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有顺序,权利有先后顺序,有些权利就是比另种权利更优先。道德有先后顺序,这种道德就比另种道德更重要——同样,在批判的问题上,也存在着价值次序,一个事件上可能有许多值得批判之处,远的近的,弱的强的,直接的间接的,明显的隐含的,这样的排序就是批判的价值次序。
  所以提起这个话题,源于以时评家为主的批判者们似乎越来越藐视这种价值次序,批判的逻辑混乱不堪。
  比如前段坊间疯传一则新闻,称江苏某医院一名医生婚前体检时查出感染艾滋病病毒,牵出一名女医药代表,然后又牵出包括科室主任在内的一串医生,且都与这名医药代表有染,医院潜规则瞬间毁掉该医院4把主刀手——然而记者追根溯源的调查则显示,这纯粹是一则谣言,发帖者已承认这纯粹是自己所编造,造谣者已被警方拘留。
  这是一个有着多重阐释空间和丰富问题含量的复杂案例,有着诸多值得反思和批判之处。但复杂归复杂,但值得批判之处的价值次序却是很清楚的。首先最值得批判的是始作俑者的网络造谣者,无中生有地编造新闻中伤别人是绝对违法且极不道德的。然后值得批判的是传播者,为什么不问真假就轻易相信了这个传言并四处传播,从而对医院造成伤害。接下来该批判的是作为受害者医院的信息透明度,封闭的信息给谣言的散播提供了土壤。然后是医疗潜规则和体制弊病,人们为什么轻易相信了这一谣言,因为这个谣言反映了真实的医疗镜像,加上人们对医院失去信任,谣言于是发酵并疯传。
  可在我们舆论的批判文本中,这种价值次序被颠倒过来了,很少有人去批判造谣者、传播者这个在具体案例中最近的、最强的、最直接的、最明显的、最应先应受批判的人,大多数人都对造谣之恶视而不见,而习惯性地把矛头指向了医疗体制和医疗潜规则,执着地追问“为什么人们会相信谣言”,而刻意回避“因为首先有人制造了谣言”这个原初性的问题。
  同样,这样颠倒批判次序的逻辑在另一则新闻中表现得更为明显。江苏常州城管局的网站被黑,网页上被替换上了充斥着侮辱城管的字眼和照片,警方迅速介入调查。应该说,这也是一个价值次序非常清楚的案例,最先被批判的是黑人家网站的黑客。然后才是其他间接、隐含、微弱相关的问题。可在舆论的批判文本中最多的批判却是:人家为什么会黑你城管的网站而不黑其他网站,说明城管是存在很大问题的,城管的执法制造了许多对立,城管应该反思不招公众待见。显然,这样的批判逻辑也颠倒了。城管是有问题,可具体到常州这家城管有问题吗,为什么要黑人家?即使人家城管也有问题,采取这种非法手段报复对吗?
  可怕的是,舆论中充斥着类似毫不尊重批判之价值次序的谬论。这种谬论,因为迎合了一些人仇富、仇官的愤怒情绪,迎合了一种“反抗代表正义”的民粹热情,迎合了一种多数人暴力的正义幻觉,招摇过市且赢得无数掌声。孰不知,这种貌似深刻、实则混淆是非的逻辑,正把这个社会推向民粹的深渊中。
  为什么要强调批判的价值次序,因为这样的次序与一个社会的道德生态秩序密切相关。直接的恶比间接的恶,关系强的恶比关系弱的恶,大的恶比小的恶受到更多、更先在的批判,不放过真正的恶人,给恶人与其恶行相适应的批判,这是维持一个社会的道德秩序必须有的基础。否则的话,如果对眼前最直接的恶视而不见,却把问题都推给那个远处非常间接的恶——比如体制,比如制度,这只会对社会形成非常恶劣的暗示,纵容一些恶行。纵容了造谣者,却舍近求远地去批判医疗体制,宽容了黑客,却去批评在具体个案中作为受害者的城管,这样的批判次序,恶不泛滥成灾才怪。
  有人可能会辩称,所以不去批判造谣者和黑客,因为法律会惩罚他们,而隐含的体制问题却是法律管不了,所以舆论会颠倒次序从而把矛头指向远处的体制——这不能成为理由,道德应该比法律有更高的要求,法律惩罚在很多事上是不能替代道德批判的,不能用“法律已惩罚”回避道德上的批判。
<< 怎样谈道德,得看他处于怎样一个时... / 经得起网审:周森锋必经的仕途成人...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北京曹林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