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网 >

不搭院士身份抄袭已很难成为新闻

曹 林

  西南交大副校长剽窃案尚未淡出人们的视野,又曝出一起身份更特别、级别更高、更明目张胆的学术腐败:身为2009年中科院院士侯选人的武汉理工大学校长周祖德涉嫌论文抄袭——不是一般的抄袭,而是直接将外国同行的一篇论文拿来删减缩编后署上自己的名字,然后投给某学术会议并已编入论文集,后被发现后删除了剽窃记录。初步调查系其所带博士所为,这位博士辩称“未正式出版不算抄袭”。(8月4日《中国青年报》)
  与前段时间“西南交大副校长剽窃”的新闻关注点类似,这起剽窃案中最引人注目的倒不在抄袭行为的“明目张胆”和“肆无忌惮”,而在于涉事者“中科院院士侯选人”和“武汉理工大学校长”的特别身份。也许正是这样惹眼炫目的身份,才使他们的抄袭行为被网友所盯上和媒体所曝光;正因为身份的特殊,才使这起剽窃事件有了新闻性。
  不得不说,随着学术圈的日益糜烂,学术道德越来越堕落,抄袭和剽窃行为泛滥成灾,在媒体曝光过无数起“竟相比丑”的学术丑闻后,舆论和公众对学术圈的这些破事儿烂事儿已经有了严重的审丑疲劳。这样的审丑疲劳下,如果抄袭者没有特殊的身份,没有特别荒唐、特别反常的剽窃事迹,一般抄袭已经很难成为新闻了。人们对抄袭已经见怪不怪,只有当抄袭者有着特殊的身份,是一所高校的校长,是一个工程院院士,起码是一个中科院院士候选人,或者起码与这些身份挂上钩,人们的眼皮才会抬起一下并惊呼一声:竟然连校长都剽窃了,连院士都抄袭了。
  没有校长、院士之类的特殊身份,抄袭已很难成为新闻——这正是眼下舆论生态所显示的,近段时间来曝光的好几起学术腐败都有着特殊的身份,比如年初的浙大院士腐败,广州某学院院长的学术腐败,西南交大副校长的抄袭,还有眼下媒体热议的武汉理工校长、院士侯选人的抄袭。新闻如此报道,并非说如今一般教员、普通教授不抄袭不剽窃了,学术腐败渐向学术圈的上层发展——实际上基层、普通的学术腐败从来没有停止过,甚至耻感的丧失而越来越严重,只是在一次次曝光后人们已经没有关注兴趣了,只有“高层和特殊学术腐败”才能触动他们关注的神经。
  也就是说,学术腐败已经腐败到极点,“剽窃新闻”水涨船高,一般教员的抄袭、一般性的剽窃丑闻已经难以被新闻所关注了。现实也正是如此,网络论坛上整天有无数个抄袭举报,许多记者每天也能接到无数举报电话,每天我们也能听到许多有关抄袭的传闻,可记者对“抄袭事件”的报道标准已越来越高,不是校长,不是院士,也就没有什么新闻性了,也就不屑于去采访、报道和曝光了。收到这样的举报,记者们会本能地问一句:抄袭者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身份。
  这是一个可悲且可怕的现实,说明整个学术圈在学术丑闻上越来越失去耻感,整个社会对抄袭的道德神经已经越来越不敏感。许多人谈起抄袭,像谈论吃饭睡觉那样自然平常,没有当成一件很羞耻的事情。新闻,是对新近发生的事实的报道,抄袭和剽窃在身边周围到处存在,这还能算得上什么新鲜事吗?只有普通性的抄袭,搭配上罕见的院士,罕见的校长,再不济也是一个不太多见的院士候选人时,才算“新鲜”。

<< 加分腐败必然会发展为群体分赃 / 无刺激不新闻,不新闻难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北京曹林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