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网 >

“敲锣打鼓上街庆祝”后被压抑的表达

曹 林

  厌恶某个官员,民间最坏的形容莫过于“送瘟神”:你走的那一天,老百姓会敲锣打鼓地送瘟神——湖南道县被双规的县委书记易光明就“享受”到了这样的待遇:道县乡亲得知易光明被该省纪律双规后,于25日上午自发在各自家门前燃放鞭炮,有的还敲锣打鼓、耍狮子表示庆祝,还有群众打着“热烈庆祝道历史上最腐败分子被双规”、“坚决拥护共产党的领导”等的横幅游走在大街上。(综合近日媒体报道)
  被双规的易光明如果看到这副景象,不知会不会羞愧到把头埋进地缝里。雁过留声人过留名,对官员最大的羞辱,为官最大的失败,当官最惨淡的下场,莫过于此。官员在位时可以用那不可一世绝对权力打压所有的异议和骂声,可总有失去权力的那一天,那时候,才是检验其真正口碑的时候。在位时的鲜花和掌声永远是虚幻和当不得真的,失去权力时民众的评价,以及浮华逝去的百年后历史的评价,那才是真的。
  中华民族是一个含蓄的民族,含蓄、内敛、不善表达是中国人典型的民族性格,可对本地父母官的落马进行了如此高调、亢奋、直接、尖锐的表达,又是敲锣打鼓,又是耍狮庆祝,又是横幅游街,可见对这样的贪官恨到了什么程度,民怨、民愤积累和压抑到了何种地步。
  中国大多老百姓是很善良的,不太喜欢玩落井下石、乘机再踹一脚的事。一个官员即使落马了,可哪怕他在任时有过一点儿政绩,做过一点儿好事,给公众留下过一点儿好的印象,作为父母官替老百姓真正留下过一点儿政治遗产,老百姓都会感他的恩念他的好,而不会人走茶凉立马翻脸,双规之后立即痛骂。不少地方的贪官事发后,因为做过好事,或者比较亲民,当地百姓甚至会主动站出来为其辩护,或者对他的落马保持沉默,不跟风去嘲讽和批判他。而道县的乡亲做的如此决绝,如此不留丝毫情面,可见这个官员在当地造下了多大的孽,在乡亲们心中落下了多深的阴影,埋下了多大的怨恨。
  显然,这样亢奋和高调的表达,是压抑已久后突然暴发所致。如果日常政治中乡亲的意见能得到一点一滴顺畅的表达,不至于会出现如今这样敲锣打鼓、横帽游街的特别场景。官员双规前后,民众的反应判若两人,昨天也许还在恭敬地坐在电视前听易书记坐在主席台上向民众训话,今天,人们上街庆祝他的落马。
  冰冻长江,非一日之寒,民众这样地恨这个官员,绝非一两天就有的,那为什么都等到这一天才以这样劲爆的方式井喷出来呢?日常政治中为什么无法得到表达,这就是我们政治的弊病所在。人们在官员当权的日常政治中根本不敢表达自己的异议和反感。可以想象,当一个官员有权力向公众发号施令,有权力让人开口闭口,有权力让不听命令者从本地地图上消失,有权力调动包括公检法一切资源实现自己的意志,有权力跨省追捕向自己说不的公民时,人们如何敢发出自己的声音。一个地方,尤其像道县这样远离舆论监督的地方,就是县太爷的一个土围子,在这个土围子中他就是凌驾于一切之上的君王,臣民们只能噤若寒蝉。再怎么恨这个“君王”,只有等到他被双规、失去权力的那一天,人们才敢发出声音。恨之弥深,当官员落马的那一天,被压抑的表达释放时,越会以一种酣畅淋漓、引人注目的亢奋方式。
  我相信,被双规的易光明此时此刻,应该也痛恨自己那样压抑异议和民声,他也是这个体制的受害者。如果自己在位时民众能够这样在监督中表达异议,他可能不会走向贪腐之路。
  压抑与反弹的对比,不仅表现在道县乡亲的敲锣打鼓中,更经常地表现在媒体对贪腐的报道中,贪官落马前没有任何负面报道,而落马后则是铺天盖地的骂声和铺天盖地的揭露性报道,集中到了甚至让人产生了“落井下石”的感觉。其实与落井下石无关,就是被压抑久了之后的产物。无法对在位官员进行监督,只能去痛打落水狗。在毫不留情地“鞭尸”中寻得一些作为媒体从业者在监督官员上的职业尊严。

<< “你是不是党员”中角色提醒的偷换 / “捂着不处理”捂出的“逯军复出传...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北京曹林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